忍者ブログ
Boston, Malaysia, Taiwan

2017-10

Profile

♥ Name: Ailsa ♥
RSS FEED

一轉眼,來到Boston已經快三年了,結婚也快三年了!還是一事無成...所有的事情都沒改變,該獨立的時候可以很自由、兩個人的時候可以很黏人、最幸福的時候還是吃跟睡的時候^0^(老話一句:豬啊妳!......)

想念台灣,而且也想念馬來西亞!現在才知道,原來「想念」的最大好處在於-當你和你所想念的再相遇的時候,會知道要去珍惜。

一轉眼,來到Boston已經快三年了,結婚也快三年了!還是一事無成...所有的事情都沒改變,該獨立的時候可以很自由、兩個人的時候可以很黏人、最幸福的時候還是吃跟睡的時候^0^(老話一句:豬啊妳!......)

想念台灣,而且也想念馬來西亞!現在才知道,原來「想念」的最大好處在於-當你和你所想念的再相遇的時候,會知道要去珍惜。


部落格觀察
訪客人數:
 
線上人數:
  
Sponsor
舊文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話說這兩天又到了牙齒定檢的時候了,我家老爺的醫生建議他還是要把沒有冒出頭的智齒拔掉,以免造成牙齦發炎;而我的醫生也告訴我,我也最好拔掉我的智齒,因為反覆發炎只會讓細菌侵蝕骨頭,造成更大的傷害。於是呢,我們兩個就提心吊膽地算日子,等著可憐的牙齒被拔掉(我從沒拔過牙呢),簡直就像在等待被處以死刑一樣......

拔牙當天,想不到我卻是意外的冷靜。其實我知道自己的半張臉將會完全被麻醉,所以不管醫生怎麼切怎麼鋸,我都不會有感覺,而且之後還會吃止痛藥,ok的啦!這樣一想,於是我反而放鬆地任醫生宰割了。被扎了四五針後,我的牙齦已經完全被麻醉了,醫生也已經準備好刑具,開始對我大刑伺候。經過一陣割肉、碎齒、拔牙、磨骨、縫針的程序,而醫生也「很好心地」在每個程序前告知我她現在要做什麼,例如:「因為妳的牙齒根部長得很深,所以我現在要把妳的牙齦切開,還要把妳的骨頭稍微磨一下」、「傷口滿深的,所以我現在要幫妳縫三針」之類的......然後實際的恐怖、血腥的畫面就留給我自行加上實際的碎齒音效去想像了。一個多小時後,拔牙終於完成了,我也自己去附近藥房拿了止痛藥和消炎藥吃,接下來就在止痛藥的作用下,昏昏沉沉地坐在老爺的辦公桌前傻笑了一下午(他周末加班,而牙醫診所在公司附近)。回家後,我還很勇健地照常大吃大喝~傷口需要復原嘛!當然需要營養呀!只是有點頭痛而已(棉花咬太久),不算難以忍受。隔天,感覺原來是條鴻溝的牙齦,已經長回一半了,生命力的旺盛真是奇妙呀!
 
為何明明是「小男人拔牙記」,卻說起了我自己的拔牙過程呢?原因在於,我家老爺拔牙的時候我並不會在場,但我想拔牙的程序應該是大同小異的,所以我以我自己的精彩拔牙過程來代替了。一天後,好戲上場了-輪到我家老爺拔牙了。因為是週一,所以他要上班,下午請假幾小時走去牙醫診所。由於他說當天有deadline要趕,因此他堅持拔完牙之後要繼續上班,但我心裡著實懷疑,止痛藥的愛睡副作用發作之後,他能撐多久?果然,比平常早兩個多小時,他到家了。
 
伴隨著哭喪的臉,還有以鼻子發音的「嗯哼」聲,有個好像被小男孩魂魄附身的大男人衝向我抱抱......「牙痛死了」、「肚子好餓」、「頭也好痛」......他有點開始語無倫次。我看著他痛到不知所措的樣子,又一下丟了三個題目給我,我也有點茫然,問他現在要怎麼辦,他一下子說要睡覺,一下子又說要喝湯,我問他要不要吃水餃,他又說要。最後我只好把湯和水餃端上來,他一邊繼續哀號一邊大吃了幾口,把湯喝乾,然後說他要睡覺了,燈一關就鑽進了棉被,留下了好像被龍捲風刮過的桌子,和我。
 
時間是晚上八點,我在小燈下吃完了我的晚飯。回頭一看,棉被裡已經傳出微微的鼾聲。我心想,明明同樣是拔牙,拔的牙齒數也一樣多,為什麼拔完之後我柔順得好像一隻小綿羊,他卻變成一隻猛跳腳的噴火龍?於是我坐在電腦前,開始準備把這奇怪的現象記錄在我的Blog裡。很不幸地,因為鍵盤的打字聲太吵,把噴火龍吵醒了,他悶哼了幾聲,我別無選擇,只好把電腦關了睡覺,時間是晚上八點半。
 
黑暗中他模糊地說:「嗚......如果沒有老婆,我拔完牙回家就只能躺在床上,沒有湯可以喝了,好慘喔!」哼,現在才知道老婆好啊!
 
隔天早上,疼痛終於過去了,噴火龍又變回了小男人,他請了一天假在家休息。我要他張嘴給我看一下傷口怎麼樣了,卻看到一塊白白的東西......於是我說,「為什麼我看到一個好像紗布的東西在你上面的牙齒後面啊?」他也覺得奇怪,伸手指去摸摸,想不到真的拉出來一條很長的紗布,好像在變魔術喔!哈哈~是醫生塞在他傷口止血的,但手術完之後的半小時血差不多止住了,就應該連同其他咬在口裡止血的紗布一起丟掉,但是他沒注意到要把那塊紗布給拉出來,可能是塞太緊了,因此那個充滿細菌、口水和鮮血的紗布,就這樣塞在了他的傷口中超過了24小時!
 
於是,這個有心理潔癖的小男人,瞬間發出了「哇」的慘叫聲,衝去廁所刷牙漱口了。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:
タイトル:
文字色:
メールアドレス:
URL:
コメント:
パスワード: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站內搜尋
自訂搜尋
Sponsor
公益角落
忍者ブログ [PR]
by 桜花素材サイト様